李治亚的博客
江湖诗文集,秃笔绘心声
http://lizhiya518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雨中游南湖

2017-05-08 15:48:23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1791 次 | 评论 0 条

我是个喜爱安静的人,平时抽不出来时间,总是在陪着学生。马上快中考了,重心一直在学生身上,看到别人出去走走,心里也很羡慕。恰好,今天下午没有课,再加上外面细雨蒙蒙,就带了一把伞,到南湖边走走,看看何如呢?

学校距离南湖不过半里路,一个拐弯就到了。路是好路,路面湿漉漉的,路上行人并不多,现在这人呢,生活水平都提高了,很少自己亲力亲为,最不济也要骑着电动车,哪里像我且在风雨中行走?

人只有在空闲的时候才能感受到周围的美来,像我平时那么忙,很难顾及这些身边的花花草草,沿路周围绿化带里的草儿长势很旺,一丛丛一簇簇,叶子上带着露水,晶莹剔透;还有树上的叶子此时也一片葱绿,一颗颗滚动的水珠儿好像是人的眼睛,咋看咋舒适。

正在一路小跑式的前进,迎面一辆公交车驶来,溅了我一身的水。司机师傅看了看我,说道:大叔,没事吧,有啥事,不知道躲车。我笑笑:没事,你走吧。不要紧的。然后自顾自的往前走。

转眼南湖到了。和自己想象的差不多,还真的很少有人。人都是喜欢喧闹的,像今晚这么清冷,广场舞是耍不起来的,就是那些小商小贩也要顾忌到雨天很难卖出去东西。站在湖的北面,向四处眺望,朦朦胧胧的,好像一帘一帘的雨幕;再往前走,手扶着栏杆,湖面上波澜不惊,尽管细雨轻飘,一圈一圈的涟漪四处散去,最终消失到无穷的尽头。

湖西是一排排的垂柳,虽然柳絮曾经让我睁不看眼,但是盲目砍掉垂柳我却是极不赞成的。我喜欢垂柳,喜欢看它婆娑的舞姿;喜欢垂柳,喜欢写柳树的诗句,随口吟出,居然是那么的轻盈与美妙“花褪残红青杏小。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。枝上柳绵吹又少。天涯何处无芳草!墙里秋千墙外道。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笑渐不闻声渐悄。多情却被无情恼。”是啊,东坡的这句“枝上柳绵吹又少”实在是清新秀丽极了。都说东坡先生是豪放词的高手,玩起婉约来,也是很有特色的。当然坡翁最有特色的句子写柳絮的还是雨中的词句“似花还似非花,也无人惜从教坠。抛家傍路,思量却是,无情有思。萦损柔肠,困酣娇眼,欲开还闭。梦随风万里,寻郎去处,又还被、莺呼起。不恨此花飞尽,恨西园、落红难缀。晓来雨过,遗踪何在?一池萍碎。春色三分,二分尘土,一分流水。细看来,不是杨花,点点是离人泪。”下雨天,坡翁也是多情的,居然想起那是离人的眼泪,与我倒没有一丝的伤感。自然令大家讨厌的柳絮,在坡老笔下也是柔美的,有点像多情的女孩子,缠缠绵绵的。

一直向前走去,曲曲折折的,都是木头做成的小桥,经雨的滋润,居然走路听不到声音。往外看,草儿蓬蓬松松的,躲在雨季里,生意盎然。谁家的鸟儿发出凄惨的叫声,大概没有找到刚才的伙伴?顺着声音望去,一声高一声低的,渐渐走近时,向我看了看,居然扑棱着翅膀在我面前摇摇的飞走了。我不敢追赶,我不知道那潮湿的翅膀鸟儿能飞多久,只有停下来,静静地看着。

蹲下身子,才发现四周小草儿青绿得发亮,听得见虫子窸窸窣窣的声音。是呀,很少出来逛逛,原来这春色也看得少了,嗅觉也不灵敏了,这样的天气本就该出去走走,毕竟这是造物主的恩赐。何必在喧闹的天气里,与熙熙攘攘的人流一起,拥挤那并不宽阔的南湖。

在看那鸟儿,却已找不到他的去向了。或者他找到了自己的伴侣也未可知。附近没有什么人,遇害显然也是不太现实的。近来看《人民的名义》总有人感慨正直清廉的干部太少,其实在我们党的历史上一直有,这里就有这样一则例子:胡耀邦去世后,他在老家农村种地的亲哥哥赶往北京奔丧,没有买到坐票蹲在车厢接口处,想起亲弟弟不禁抽泣,列车员经过问何故,他大哭道:“我弟弟胡耀邦死了。”列车长大惊,赶忙安排卧铺。这位党的前任总书记居然不会利用职权以权谋私,堪称共产党员的良心,在这雨天里从心里祭拜,大概也别有一股味道。

1959年春,胡耀邦到河南检查工作,曾在南阳卧龙岗武侯祠大殿停留,门两旁写着这样一副对联:“心在朝廷,原无论先主后主;名高天下,何必辨襄阳南阳。”他念罢此联后,对陪同人员说:“让我来改一改!”说完,他高声吟诵起来:“心在人民,原无论大事小事;利归天下,何必争多得少得。”这就是一位共产党员高风亮节的写照,也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一个高尚的人,这才是人民爱戴的领袖。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会说话的薛宝钗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三国时期的“祁同伟”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李治亚

诗人、作家。新浪网签约作家、今日头条签约作家,和讯网签约作家,新浪网千万博主、名博,亳州市一中南校国际部中学教师,QQ597149150。电话13965782078 。欢迎报社杂志选稿,非诚勿扰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